整个好莱坞都认定,未来的娱乐就该是The Void那样的。

在犹他州LINDON的一个看起来普普通的写字楼里,放着成箱的Moutain Dew饮料(类似于红牛),穿着卫衣的工作人员穿行其中,但是这个办公室有不普通之处——这里有一台VR娱乐设备原型机,它被整个好莱坞看作是改变我们娱乐方式的下一代娱乐王者。这台原型机,代表着开发者们的收入、拯救不景气购物中心的英雄,以及大幅促进VR设备销量的助推器。

超现实:下一代娱乐标配?

“我尝试过很多种优秀的VR体验,但没有什么能比得上Void公司正在做的。”Cliff Plumer说道,这位前卢卡斯影业的技术人员,因为被Void公司的项目打动而选择在今年2月9日正式加入,“如果说VR界等待一个什么能够打动大众消费者的产品的话,就是The Void的产品。”

从表面上来看,The Void公司所做之事没有什么特别。四块黑色木板墙形成了一块约2.7平方米的空间,内部被区分成互相连接的小房间,没有天花板,除非你把头顶的线缆、感应器也算上。

“奇迹”发生在当戴上特制的VR眼镜之后,拿起塑料的枪状外设,背上装着小型电脑的背包,你和你的朋友们,便瞬间变成了超能敢死队。

第一间房被设置成了一处在纽约的公寓,充满着粉色的鬼怪。玩家手中的塑料枪在游戏中成了真正的武器,像在电影中一样,你可以用它来杀死鬼怪。

在用时10分钟的冒险里,玩家团队需要在房间中解决掉所有的鬼怪,快速移动的电梯、落地窗边,甚至是玩家的身边,处处都充满着敌人。在敌人接近的时候,玩家的面具还会发出震动以示提醒。

一款名为《Stay Puft Marshmallow Man》的游戏堪称最佳体验,只要操作正确,玩家甚至能闻到怪兽动物烧焦的皮毛。这就是The Void公司对下一代娱乐的定义:超现实(Hyper-reality),即打通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次元壁,让二维与三维世界发生沟通互动。

赚钱:开在纽约时代广场,依然营利

玩家,或者说年轻玩家,愿意每人花20美元去体验这种“超现实”(Hyper-reality)吗?据公司介绍,The Void第一家位于纽约时代广场的门店,已经开始营业了。七月份,在纽约Madame Tussauds开业的另外一家店,迄今为止已经售出43000张票,营收将近90万美元。

今年,The Void计划新增20家这样超现实的体验店,其中一些门店将可以体验多种游戏,除了鬼怪,玩家还可以在充满怪兽、恐龙的丛林游荡,或者变成考古学家,探索埃及长老的墓穴。

目前为止,The Void的资金来自于Ken Bretscheneider,他是三个创始人之一,迄今为止已经投入上百万美元。The Void也与一家投资过Vice的商业银行达成合作协议,名为Raine Group。

“突然间,很多可以说全球都有头有脸的人物想要来The Void体验参观,”The Void的另一个创始人James Jensen说道。The Void的第三个创始人也是目前公司的CEO,名为Curtis Hickman,他是美国魔术协会的会员,也曾经为拉斯维加斯的表演制作视觉特效。

体验过The Void的名人包括:NBC环球的CEO Stephen B.Burke,迪士尼(Walt Disney Comany)公司CEO Robert A.Iger,去年,迪士尼甚至购买了一套The Void的装备,以让其相关项目组成员进行进一步研究。

此外,好莱坞的电影业人士也对The Void兴趣浓厚,其中包括斯皮尔伯格。“The Void的体验是可重复的,就像一部电影一样,并且它们制作了视觉更精彩、效果更逼真的电影。”Ivan Reitman表示,他是《超能敢死队》第一部与第二部的导演。

The Void的成功,或许来自于,他们不仅在VR游戏领域深耕,更向其他行业提供了可供借鉴、或者直接使用的新技术,勾勒了未来娱乐的图景。

The Void模式是VR进入大众市场的敲门砖吗?

再回到VR设备上来。目前,整个VR行业的销售情况简直能说不景气,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便是设备太过昂贵,为了优质的VR体验,玩家需要付出400到800美金的装备费用,这无疑让大众消费者对这种昂贵的游戏提不起兴趣来。此外,VR还有令人身体不适,头晕恶心的问题,更不用提,目前的主流VR体验,是将戴着头显的玩家从现实世界与他人那里隔绝开来。

The Void的模式或许是VR进入大众消费市场的一块敲门砖。

玩家不用做任何巨额投资,想要体验,只需要买一张20美元的门票;游戏体验也是社会化的,与好朋友组成一个四人团队,再一起并肩作战,在游戏中,你的好朋友也围绕在你身边,只不过他们变成了3D的虚拟形象。还有一点也非常重要,即在整个操作的过程中,玩家是无线的状态,你不用被各种电缆羁绊,自由行动。

“玩家能不能自由行动,其实对体验有不可忽视的影响作用。”名为Adam Gazzaley的神经科学专家分析,他是加州大学的神经学教授,现在加入了The Void的顾问团队。

The Void 还希望成为那些门可罗雀的购物商城的救星,商城中那些因为经营不善而显得大而无当的空间,都可以作为The Void游戏的场所。而那些迫切希望创造大IP的电影公司,也同样可以将自己的电影情节变成The Void游戏的一部分。

“The Void能够成为娱乐行业的一个答案。”Bretscheneider 表示。

应对竞争:数据和行业经验是终极法宝

诚然,The Void也面临着挑战。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便是,如何持续地吸引玩家、如何同时容纳并满足足够多的玩家?时代广场那家店,一天只能接待450名顾客,每一个玩家都需要至少15分钟才能完成体验,包括穿卸装备的时间。

另外,可持续性也是一个问题。如果The Void真的能如目前所规划般发展,如何保证持续地为市场提供新鲜的体验?毕竟,打怪兽和游览金字塔再神奇,喜新厌旧的消费者很快也会玩腻。

同时,The Void所面临的外部竞争也在加剧。上周,Imax公司宣布今年将增设6家VR体验中心,每一个投资都将达到40万美元,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场地租金等投资。今年一月,洛杉矶已经开设了一家,票价从7美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