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是否就意味着AR实景红包是个失败的产品?此外,什么样的AR产品才能得到市场青睐?

除夕夜的“集五福”活动你一定还记得。马云发的两亿元红包,朋友圈奇葩的集福方式,都叫人印象深刻。相较之下,支付宝同样用“扫一扫”获取红包的AR实景红包,却似乎没有进入过人们视线。

7月16日,支付宝终于发布公告,宣布将在本周五关闭AR实景红包功能。在AR走向市场应用的路上,这无疑是在向大家传递一个信息:此路不通。

不过,这是否就意味着AR实景红包是个失败的产品?此外,什么样的AR产品才能得到市场青睐?

AR实景红包并不是真AR

AR实景红包仅仅用到了AR技术中的图像识别功能。

据黑匣了解,支付宝的AR实景红包分为藏红包和找红包两个功能。藏红包时,用户通过摄像头拍摄物体,记录下藏红包的地点。而找红包时,用户可以先通过红包地图查看附近数公里内红包的地理信息,之后再扫描藏红包时拍下的标志物体,识别成功则获得相应的红包。

AR技术即增强现实技术,顾名思义,它强调的是在现实场景叠加虚拟影像并进行互动。支付宝的AR功能,跟我们理解的AR似乎有所出入。多名AR行业从业人士告诉黑匣,这一产品,只能算是“广义上的AR”。

“AR实景红包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AR,只是使用到了AR技术中的图像识别功能。”任帅告诉黑匣。他所在的新锐天地曾推出《AR涂涂乐》等多款AR幼教产品,获得不错的市场反响。

影创科技CEO孙立认为,AR实景红包无法表现出红包与观察者之间的具体位置关系,只能算是广义上的AR。所谓广义上的AR,指的是虚拟的红包与真实的世界之间有建立某种关系,这种关系可以是图像或位置等任意的关系。

那么狭义上的AR如何定义呢?0glass CEO苏波对黑匣表示,真正的AR必须在表现形式上满足三个特点:

1、虚拟对实景的信息增强

2、虚拟与实景的自然叠加

3、没有提示或特定说明的情况下,让人分不清真实环境与虚拟内容

苏波认为,假如完全达到这三个要求,那便成了AR的高级形式,即MR(混合现实)。

由此观之,AR实景红包并不能算是真正的AR。不过,亮风台市场总监洪雁菲认为,对于教育普通大众“什么是AR”来说,支付宝的AR实景红包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AR实景红包并没有失败

虽然即将被下架,但支付宝的AR实景红包并不算失败,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推广营销。

苏波对AR实景红包将被下架并不感到意外。他把支付宝AR实景红包的存在归属于“痒需求”,即理论上目标市场够大且有需求,实际上也有需求,但是有很强的可替代性。他认为,AR实景红包的使命就是为了推广支付宝等产品,仅仅作为一种营销手段,现在它的使命已经结束。

虽然用的真正的AR技术,现又将被停用,但支付宝的AR实景红包完成了它营销的使命,对于AR的市场教育也有一定意义。事实上,正是在营销方面的应用,让AR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当中,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

在AR实景红包推出之前,另一个AR产品《口袋妖怪GO》曾风靡一时。这款游戏在全球积攒了大量用户,创收超过12亿美元,在营销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在这款爆款AR游戏之外,更多的AR营销案例正不断涌现。

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腾讯在QQ上策划了AR传递火炬的活动。该游戏让用户使用手机扫描火炬图案,把火炬传递下去。这一简单的AR产品,最终吸引了超过一亿人参与,覆盖了中国366个城市。

为腾讯这一产品提供支持的亮风台告诉黑匣,他们还为KFC、欧莱雅、伊利等知名企业提供了AR营销服务。对于他们而言,为品牌提供AR营销服务不仅可以增加营收,也是提高自身品牌知名度的重要手段。

市场需要什么样的AR产品?

虽然各种报告都指出AR有很大的市场潜力,我们却不得不承认,真正的AR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AR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前,市场需要什么样的AR产品?

“广告营销是AR技术应用、融合的重点。”明镜视觉蔡怡虹告诉黑匣,他们曾服务过奥利奥、德芙、哈根达斯等知名企业,广告主都对这种新奇、互动强的技术很感兴趣。她认为AR技术在“升级消费体验”这个任务上很有发展空间。对于AR接下来的发展,明镜视觉还看好AR特效在社交产品方面的潜力,如美颜相机。

苏波认为,除了在营销方面的应用,AR在娱乐、教育和展览展示方面也都有较好的市场潜力。在这些领域,因为市场足够大,即便产品不具备用户粘性,也更容易打开市场,更容易成为现象级产品。除此之外,AR实际落地应用还有AR +工业、AR+实训等。

“未来的AR行业,一定会像现在的IT行业一样,B端和C端泾渭分明。”苏波举例说,正如在计算机领域中,B端工业计算机有IBM,C端个人计算机有联想。“目前,AR处于军事和工业应用的阶段,当下,AR在工业应用中有着远大的前程,同时它是未来的趋势。”

永微信息科技CEO范铭达选择了条较为特别的路,他们的养殖AR系统正在农业领域大显身手,其商用案例包括利用热感智能AR帮养殖场监测猪的健康。范铭达对黑匣表示,未来AR的应用一定会朝着场景化交互发展,作为配套工具帮助人们在环境中增强能力,实现场景式的人工智能,“所见即所得,所得即拥有。”

相较于VR,AR在实际落地上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任帅认为,AR设备简单易得,智能手机、平板甚至智能电视都能让用户体验到AR,因此AR在短期内将比VR在商业化上发展更快。

本文授权转载自黑匣网,如需再次转载请联系黑匣网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