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载自VR陀螺)

从目前的demo来看,ARKit的确非常好玩:在家里的泳池降落火箭、为真人游戏加特效、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随意穿梭……

但是将目光放长远一点点,我们就会发现:ARKit对于消费者来说,似乎仅仅就是“好玩”了——在实用性和商业上,开发者们似乎一时间还找不到十分具有说服力的模式。这也为ARKit的未来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如果制造不了刚需,ARKit是否只会流于噱头?

起步就是5亿!它让库克尖叫,让开发者疯狂

“有了它之后,手机会变的比现在更加有必要性……”

“它的未来让我兴奋大叫!……”

没错,以上这些言论都出自苹果CEO库克,这里的“它”指的都是AR。很难想象,一直低调、神秘的苹果和温文尔雅的库克会这样毫不掩饰自己对AR的热情。

从AR本身的潜力和苹果AR设备的前景来讲,感到兴奋也是理所当然的。IDC最新的报告显示,全球AR/VR收入将在2021年达2150亿美元,2018年后AR支出还将出现大幅上涨,超越VR产业。

从可兼容ARKit的设备数量来看,苹果在AR方面的优势也相当惊人。据AR行业调研公司ARtillry给出的预测,目前已经有3.8亿台活跃iPhone可以兼容ARKit,预计到2017年年底会有5.05亿台,到2020年底会有8.5亿台。

也就是说,到今年年底,在ARKit推出还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世界上每12个人就有1人拥有可以兼容ARKit的手机。这个数字还很有可能在圣诞假期时达到新高,更不用说苹果很有可能在秋季推出主打AR功能的新款手机(即传说中的iPhone 8)。这也难怪,在苹果刚刚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显示,高达29.4亿美金的研发金额中,有不少都被砸在了AR以及自动化系统领域。

这些让人觉得“恐怖”的数据,也让开发者们比库克更加高潮。有外媒直言,ARKit仿佛让开发者回到了2008年那个iPhone SDK刚刚诞生的疯狂年代。如今,开发者迎来了“第二春”。

ARKit对开发者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庞大的用户基础,带来的就是潜在的变现机会。在今年6月2日,苹果公开宣布,App Store自2008年以来已经累计为全球范围内的开发者带来超过 700 亿美元(约合 4764 亿人民币的)的收入。在 2016 年,App Store 上年收入达到 100 万美元的应用开发商数量有 66 家,几乎是 Google Play 的两倍。

对于AR应用来说,还不得不提一个有特别意义的例子——《Pokémon GO》。它是去年 App Store 上下载次数最多的 app,总营收高达 9.5 亿美元,是名副其实的第一款“爆款”AR游戏。这无疑让AR游戏开发者对在苹果生态中变现充满期待。

连苹果自己都没底气?应用很酷炫,但应用场景很迷茫

尽管只是beta测试版本,但ARKit可以说已经锋芒毕露。这一点,从网络上数百上千款demo就可以看出来。在上个月,VR陀螺还特意整理了一篇各种ARKit demo的大集合《2亿用户起步的苹果ARKit,光是Demo已经让我高潮》,收录了多款非常有创意的作品。

AR井字过三关

AR初音未来

AR看车

然而正如文章开头所说的那样,这些应用大部分也就是停留在让人“哇塞”、“卧槽”、“碉堡了”的阶段了。在新功能面世的初期,用一点点巧妙的构思、美丽的图像抓住大众眼球还是非常容易的。然而随着开发者数量越来越多,大家对于ARKit越来越了解,当惊艳期一过,如何开发出完整的、具有变现能力的作品才应该是值得全行业思考的问题。

实际上,连看似总是信心满满的苹果自己对于这个问题也少见的无法给出好的答案。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在最新的文章中指出,苹果正在打造多款AR眼镜原型机,未来将会和智能设备、ARKit一起组成苹果自己完整的AR生态。

但报道也特别提到,即使苹果已经发布了 ARKit 增强现实开发框架,用户和开发者对 ARKit 也非常兴奋,但苹果公司内部还是不清楚 AR 眼镜在现实中的真正用途——熟悉 AR 眼镜计划的消息人士透露,AR 眼镜的目标是将智能手机的相机、传感器和屏幕转移至脸上。

从开发者的角度来说,尽管前景可观,但AR本身进入大众主流市场仍然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ARKit具体的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仍然是让人迷茫的。

《Pokemon Go》的成功无疑让开发者看到了打造爆款AR 游戏app的潜质。但正如这款游戏的开发商Niantic最近也在不断努力挽回流失的用户数一样,如果AR游戏一旦呈现爆发的态势,应用开发团队,尤其是中小团队,又该如何寻求突破点呢?同时,也有开发者表示,ARKit上手简单,但精通不易。

有开发者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相对VR在娱乐,尤其是游戏领域的优势,ARKit在实用领域拥有更加多的机会。这实际上和整个AR目前发展的态势是吻合的——AR眼镜当下最好的应用场景就是在工业、培训等领域,解决了很多行业的痛点。相对的,用ARKit打造的手机应用,在当前阶段也应当更加注重实用性,这也是促进用户黏性增长的捷径之一。

更加长远来看,随着苹果AR眼镜的推出,ARKit在未来也必将升级为更加高大上的AR平台。苹果AR眼镜的野心肯定不只是成为一个娱乐工具,而是会像苹果手机一样成为对智能设备行业影响深远的工具。到时候的AR应用,也需要更加贴近生活、方便生活,绝不仅仅是娱乐。

彻底打败谷歌和Facebook?你想太多了

ARKit前景的不确定性,还在于其自身在技术上拥有一些局限性。我们知道,ARKit实现的是单目SLAM,即用一个手机摄像头就能够工作。这是苹果在2015年收购德国AR技术企业Metaio后在后者技术上研发的升级版本。

在功能上,ARKit可以做到对场景中的平面进行检测、对物体进行准确的定位追踪、用摄像头传感器来估算场景中的光线强度,从而为虚拟物体提供合适的光照。

但是单目SLAM存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缺少深度信息。ARKit并不能够做到对特定环境的识别而产生特定的增强图像,也不能够理解用户是在哪种场合下使用它。

能够识别环境,也就意味着拥有足够多的信息和数据,这也是真正让机器看懂世界、和世界交互的前提。从这一点上来说,谷歌的优势仍然是最大的——采用双目模块的谷歌Tango可以对环境做出识别,同时可以通过Google Lens来获取对世界的视觉理解信息。这部分数据在未来将会更加宝贵,因为人们将会逐渐从移动设备转向AR眼镜等可穿戴设备。

Facebook的AR平台同样也是苹果ARKit的有力竞争者。很多人嘲笑Facebook在ARKit推出之后“一夜回到解放前”,ARKit比Facebook的AR Studio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但不要忘记,Facebook拥有惊人的20亿用户社群,一旦小扎想出了让庞大FB社区群体掌控地图信息的方法,就会给Facebook带来非常大的优势。

和苹果不同,Facebook的AR布局全部都内置于自己的应用里,用户无法在其他的应用上使用。但是长久来看,随着现实世界地图信息的战争不断升级,像Facebook这样将所有的信息锁在自己的地盘里将会是更大的优势。

在这些应用领域,ARKit有望发光发热

说了这么多,ARKit究竟和哪些领域结合,才最有希望持续抓住消费者们的眼球?

首先无需多说的就是游戏,预计这也是接下来竞争最为激烈的AR应用领域。目前我们已经看到有开发者做出了FPS、我的世界、和虚拟人物对战、让虚拟人物在面前跳舞等众多有意思小游戏demo,接下来拼的就是创意的完整度和游戏质量。

AR说明

日前,汽车制造商 Genesis 放弃了传统的用户手册,推出了 ARKit开发的应用。据介绍,该应用可以识别汽车零件并启动手册,该手册包括 135 个维护步骤的操作视频。如果将 iPhone 或 iPad 指向发动机舱,应用将识别流体储存器并提供有关重新填充的说明。

AR看房

VR/AR建筑设计工作室Solidhaus用ARKit打造了一个AR应用,可以让用户上传3D的模型,然后以准确的大小被放置在手机对准的真实场景中。用户还可以增加和减少建筑的层级,或者和好友分享自己的设计。这个应用可以让地产商或者设计师迅速的将设计呈献给客户,根据反馈进行修改,省去了建造实际模型的风险。

AR零售/购物

宜家已经宣布会和苹果合作,全力开发以ARKit为基础的AR家装+购物应用。宜家的计划是让用户拍摄自己家中的照片,然后使用AR应用把宜家产品虚拟叠加到照片之上,供用户体验把家具放在家中的感觉。

AR导航

很多开发者都用ARKit做出了导航的demo,不仅仅能够利用手机GPS在室外导航,还可以在商店中为你找到想要的商品。苹果接下来也很有可能直接在系统自带的地图上结合ARKit,拯救这款史上最烂的自研应用。

AR营销

在AR营销本身就已经来势汹汹的情况下,ARKit能够让广告商以更巧妙的方式展示自己的产品。国内专注移动营销的畅思广告前不久就表示会用ARKit在手机上开发广告营销应用,不仅仅让用户看到广告,还能和广告交流。

和其他SDK、设备的结合。ARKit作为iOS 11中的一个框架(Framework),和其他SDK的结合也具有很大潜力。比如,手势识别SDK Clay就表示很快能够实现用手势来操纵AR应用。美国Nexus Studios近日还表示,通过在Cardboard VR头显上搭配苹果ARKit的追踪技术,可以实现inside-out的追踪效果。

以上的这些ARKit应用产品方向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是已经有许多开发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ARKit为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动力,但是我们也希望开发者们不会被新技术冲昏头脑,而是更加理性的分析市场需求。


来源:VR陀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