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猩球崛起系列将迎来终章!

这可能是安迪·瑟金斯最后一次扮演猩猩凯撒。

两个字:不舍

这段时长40秒的变脸特辑,从人到猩猩凯撒的演化,安迪·瑟金斯陈述着慷慨激昂的台词,脸部肌肉因愤怒而微微抽搐,眼睛微凸布满血丝,既有人类的心理与活动,又有猩猩的动作与表情,融合得浑然天成,一切仿佛真实存在,而这离不开动作捕捉技术。

动作捕捉技术,是指通过技术手段记录演员在演戏时的肢体语言,将所获取数据转换为数据模型,最终合成银幕上活灵活现的角色。

安迪·瑟金斯 饰演咕噜

早期动作捕捉需要演员穿上包裹严实的特制服装,浑身布满数据标识点,偏重记录肢体动作。因此,这种表演遭到很多演员排斥,原因是担心演技发挥受限、传统表演遭到挑战等。这情形与早期有声电影出现时所遭受的非议类似,不成熟的技术条件、演员个人音色、默片表演观念等,成为阻碍电影发声的强大阻力,但随着技术不断革新、观影需求升级,声音正式成为电影艺术不可或缺的表现元素。

阿凡达 纳美人

当然,动作捕捉技术也一直在升级,《阿凡达》的横空出世使之有了质的飞跃。卡梅隆不满足传统动作捕捉技术的效果,领导开发出了“头套式表情捕捉系统”,也就是“动作捕捉+表情捕捉”,CG基本同步演员的真实演技。

安迪·瑟金斯见证与亲历了整个动作捕捉表演的发展过程,从《指环王》的咕噜、《金刚》的金刚、《丁丁历险记》的阿道克船长、《猩球崛起》的凯撒到《星战8》的斯诺克,在“非人类角色”表演方面塑造了很多经典的银幕形象,享有“动作捕捉第一人”美誉。

在回答媒体关于幕后演出的问题时,瑟金斯表示自己更喜欢创造那种观众无法识别是他本人的角色,当然角色打动他是第一位的。爱冒险,敢挑战,沉迷表演与角色,这或许受他戏剧舞台经历的影响,时刻活在角色,挖掘与角色相似的情绪,探索角色内在的精神。

安迪·瑟金斯 金刚

瑟金斯已经在皮得·杰克逊的商业口碑巨制《金刚》中成功塑造过猩猩,但还是毅然接下《猩球崛起》猩猩凯撒的角色,原因除了意蕴深长的剧本、情感丰富的角色之外,想必还有进步成熟的动作捕捉技术可以帮助他更加走近角色,探索更多表演的可能性。

见到美女时的羞涩、失去爱人时的抓狂、与命运相搏时的悲凉,瑟金斯扮演的猩猩金刚已经初见动物身上的人性,而猩球系列三部曲的猩猩凯撒则越来越人性化,自然挑战非常大。

作为区别人类的物种,凯撒会说人语、懂情感、有智慧,从第一部获得身份意识的猿,到第二部深陷人类与猿族的两难,再到第三部同内心恶魔的斗争,瑟金斯挖掘与研究不同时期凯撒的独特性,赋予相应的思考与行动,比如第一部刚觉醒的凯撒说的多是单音节的词,第二部完全站立且语言天赋展露以匹配猿族首领的地位。

猩球崛起 凯撒&安迪·瑟金斯

表演的目的在于演员与角色的融合,而动作捕捉技术帮助瑟金斯跨越了人类与猩猩的生理界限,瑟金斯的喜、怒、哀、乐经过电脑后期技术的渲染,被完整“照搬”到猩猩凯撒身上。那么,动作捕捉又是怎样配合瑟金斯拓展表演的边界呢?

安德斯·朗格兰斯 维塔数码视效总监

前不久,维塔数码视效总监、负责《猩球崛起3》特效制作的安德斯·朗格兰斯来华分享“猩猩”的制作经验,指出维塔工作室负责将演员的动作和表情逼真地还原到猩猩模型上,有998名工作人员参与幕后制作,1440个特效镜头占据整部电影98%的镜头量,最多时有430人同时为一个特技项目服务。

动作与表情太逼真以致于很难分清是动物还是人在表演。技术只是表演的辅助和工具,并不能完全取代表演,角色的灵魂依然离不开演员。

还记得《指环王》咕噜

那一声魔性的“my precious~”吗?

瘦骨嶙峋的身体、粗糙苍白的皮肤、摄人心魄的眼神,这些可以借助动作捕捉实现,但疯癫、变态、痴狂的精神分裂性格主要归功安迪·瑟金斯的精湛演技。虽然奥斯卡曾经以分不清后期制作和真实表演为由拒绝了安迪·瑟金斯的最佳男配提名,但随技术和观影的不断演进,动作捕捉表演至今已得到广泛的应用和认同。

如今,安迪·瑟金斯以演员、导演、制作人等多重身份活跃影坛,一直在努力推动动作捕捉表演。2011年,他和制片人乔纳森·卡文迪许合作成立了公司“幻像之城工作室”,专门开发和研究动作捕捉表演,正在进行的项目就是改编乔治·奥威尔的著名小说《动物庄园》,安迪·瑟金斯出任导演。

《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9月15日内地上映,这场战争事关人类与猿族的命运,也是凯撒内心的斗争与救赎,安迪·瑟金斯将带来更多关于人性的反思,掀起“人身而为人”的大讨论,值得期待。

本文转载自:淘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