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已经过去的8个多月,AR绝对是我们不得不提的一个关键词。硅谷的三家科技巨头——Facebook、苹果和谷歌不约而同的在开发者大会上推出自己的AR开发平台和套件。

尤其是苹果的ARKit和谷歌的ARCore,更是让数亿台的智能手机成为潜在的AR设备,基于iOS系统和安卓系统的AR生态也有望建立。

AR无疑来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而且参与者远不止苹果们和谷歌们。9月8日晚,由易VR和VR陀螺共同举办的AR开发者沙龙(深圳站)在思微SimplyWork圆满落幕。在会上,网易AR负责人赵辰为到场的开发者们介绍了网易在AR方面正在进行的业务探索和进展。

网易AR都做了些啥?连农夫山泉也不放过!

国内大型科技公司布局AR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阿里,不仅投资了多个AR技术企业,还推出了AR红包、AR购物这样的新鲜玩意。百度则将AR和自己的地图结合,用AR进行导航。

而提到网易AR,可能绝大部分普通用户的印象还停留在《阴阳师》中的扫描召唤阵召唤AR式神的功能。

但网易实际上所做出来的成果已经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据赵辰介绍,网易AR团队,隶属于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从2015年冬天就开始进入AR领域,目前团队结构完整,具有全面综合的AR业务能力。今天和开发者见面的网易洞见,是网易AR产品矩阵中已经进入商业领域的重要产品。

赵辰表示,目前网易洞见既有客户端,又有SDK,两种产品形态都已经有成熟落地的商业案例。在客户端,网易为美的,小天鹅等家电行业品牌打造了导购场景中的AR体验;在电影营销领域,今年6月,网易AR作为独家AR合作伙伴,为20世纪福克斯的电影《异形》打造了一段AR体验,用户可以通过手机看到电影中的怪兽们在身边“尬舞”。

在SDK方面,内置网易洞见SDK的网易云音乐和农夫山泉“乐瓶”进行了跨界AR营销。用户打开网易云音乐,进入AR扫一扫,扫描农夫山泉瓶身的黑胶唱片,就能够看到惊艳的AR效果——画面上逐渐出现灿烂的星空和五彩斑斓的行星,点击不同的星球会出现歌词或者歌曲的评论。这种跨界营销的手段对于产品销量的促进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据悉,农夫山泉最开始投放了1亿瓶可以扫描AR图像的水,最后追加投放到4亿瓶,在当时微信指数上做到了全行业第一,网络上的视频播放量超过了700万。

随着ARKit和ARCore的强势入局,一方面AR行业焕发生机,另一方面大家也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除了ARKit和ARCore以外的AR SDK,是否还有生存的空间?

在这个问题上,赵辰表示,整个产业生态会是一个合作并进的良性局面,我们会有自己的发展路径和核心竞争力,深耕产品,做好用户体验,大家会陆续看到网易AR的更多实践。

两台iPhone+Holokit=移动版Tilt Brush

Holokit在面世时,被冠上了不少“耸人听闻”的名号,比如“200块秒杀HoloLens”、“神级MR体验”、“拳打Magic Leap”等。在某种程度上,HoloKit甚至还引发了业内一场不小的口水战:支持者认为Holokit实现了廉价且靠谱的MR体验,为MR普及做出了贡献;反对者认为这款设备在宣传上太过夸张,体验上根本达不到HoloLens的档次,有“碰瓷“之嫌。

尽管争议仍在,但作为一款公开表示要做“MR版的Cardboard”产品,Holokit还是在今年走出了面向消费者的第一步:今年6月份,Holokit发明者胡伯涛(Amber)宣布,网易严选将独家代理发售HoloKit,并将针对发售版本进行升级。这一举动旨在将HoloKit进一步带入消费者的现实,让HoloKit成为人人皆可拥有的混合现实设备。

在本次沙龙现场,网易方面也带来了数台Holokit产品供开发者们体验。总体来看,这台外形看起来称得上“简陋”的产品,带给人的MR的体验可以说是相当出乎意料了。单从视觉效果上来说,Holokit所呈现出来的图像非常鲜明、完整,且稳定性非常好,确实担当得起一些使用者给出的“视觉效果超赞”的评价。而且产品还搭载了基于惯性传感器与单目视觉融合定位算法的Inside-Out追踪,可以说将有限的硬件效果发挥到了极致。

当然,Holokit本身的局限性是很明显的,包括必须全程用手扶着纸盒、必须搭配高端手机使用、做不到太多交互等等。但是正像Amber本人所说的那样,Holokit“是一份送给 AR/MR行业的礼物,对非商业行为全部免费开源,每个人都可以发挥创意思维”。从这方面来说,Holokit给了新媒体艺术家们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来做出不同的探索。

来自网易游戏的吴昊拥有十年的艺术设计、CG与TVC设计经验。他受到Holokit的启发,利用两台iPhone手机做出了一款MR版的《Tilt Brush》:一台iPhone放置于Holokit内作为屏幕,一台iPhone变成了“画笔”,用户可以用这种方式直接记录下自己的整个创作过程。

吴昊谈到,VR让绘画和艺术创作变得立体,打破了平面的限制。《Quill》、《Tilt Brush》等VR创作产品也非常出色,但PC端的VR还是有非常多的限制,比如第一,用户只能在固定的场所中作画;第二是VR设备仍然非常昂贵。这些都限定了VR和VR创作进一步的发展。

而通过Holokit+2台iPhone这样的组合,可以让Holokit与ARKit实现结合,用户眼睛看到的就是基于真实存在的AR,不仅免除了盲画,还能让欣赏起来更加全面。目前吴昊所在的团队已经完成了这个名叫Holokit Touch的应用,让用户可以随时随地实现AR作画,而且可以让别人看到创作过程。

吴昊还表示,Holokit未来很快会交给网易的云电商平台推出一个新的版本,相应的会推出一个手柄,实现更多的交互,往后甚至还能够实现多人联机,往游戏、教育、培训等方向发展。

Amber在和现场进行远程连线时也谈到,混合现实比起传统的AR来说场景更大,会有更多的场景和更多的价值。HoloKit目前支持所有的主流智能手机,涵盖了安卓和苹果系统,同时也支持ARKit、ARCore等框架。

“堡垒悄悄地搭建完毕,只待填充弹药”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活动,但本次活动现场还是座无虚席,吸引了深圳和周边城市的百来名AR开发者和许多对AR有兴趣的人士。有不少开发者对于网易在AR方面的布局之深非常意外——“不声不响的已经把堡垒搭建完毕,只待填充弹药了!”

赵辰在接受VR陀螺采访时特别强调,网易比较关心的是AR的价值,我们会发掘出AR真正适用的场景,为大家提供更好的产品和用户体验。对于AR开发者来讲,思考如何利用现有生态做出更加好玩和有价值的东西,抓住这个时代发展自己也更为重要。

现阶段AR的发展无疑离不开开发者们的支持;在行业起步的初期,巨头们也在砸入精力抢夺开发者的注意力,为未来的发展奠定扎实的基础。我们期待AR行业涌现出更多优秀的应用,也期待大厂们能够带领开发者找到爆款产品,让AR和VR真正融入主流。


来源:VR陀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