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3)

本文由三声(tosansheng)授权转载,文 / 李威

很多次与不了解VR的人谈起VR的时候,他们口中都会不由自主地说出“暴风魔镜”四个字。对于他们来说,“暴风魔镜”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VR行业。如今这家公司正陷入在“裁员”的风波中不能自拔,让人不禁怀疑,这家中国VR行业的拓荒者是不是遇到了大麻烦?

“正常的业务调整,公司有对外公告。”还在深圳出差的暴风魔镜合伙人杜安这样告诉《三声》。对于之前媒体稿件里提到的“暴风魔镜大规模裁员”,“致真大厦空了一半”,他表示,“人员有减少,不过应该没有那么严重。”

image

在暴风魔镜10月20日发布的声明中,这次人事动荡被解释为

“正在积极布局VR生态,拆分汽车、旅游、房产、UGC等业务板块,拟成立独立的生态公司。此次人事变化属于公司正常的业务调整。”

同时,暴风魔镜还表示

“目前,我们还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各类优秀的人才,校园招聘也正在进行中。”

暴风是国内VR行业的拓荒者之一,并借助这一先发优势,暴风集团(300431.sz)获得过连续三十多个涨停的业绩,被人们冠以“妖股”的称号。而这位先驱风光的另一面却是人们一直以来对暴风魔镜的挑战和质疑。

在某种程度上,暴风魔镜成为了VR泡沫的代名词,在“VR寒冬”中陷入“裁员风波”的暴风魔镜,得到的回应往往是,“VR的泡泡啊,呵呵”。很少有人在此时会提及暴风魔镜作为VR领域的先驱,究竟生存的如何艰难。

艰难的拓荒者

正在VR内容领域进行创业的筋斗云映像的创始人张晨亮和常昊都是暴风魔镜最早的一批员工,在暴风魔镜还是一个项目的时候便已经加入了进来,他们经历了暴风魔镜从零到一的艰难创业过程。

image (1)

“那会儿常昊自己去找(VR内容的)合作方,根本找不着。”张晨亮告诉《三声》,当时国内的内容团队,几乎没什么人知道VR,也找不到任何一家比较成熟的做VR视频或者VR游戏的公司。

“暴风开放平台招揽这样的内容创作者,满世界去找,如果你能做VR游戏,你过来就开发,要什么给你什么,就这样还找不着。”

同样作为先驱,暴风魔镜与在VR方面拥有深厚技术积累的Oculus不同,他们在技术层面并没有建立起绝对的优势,最大的优势则是暴风魔镜比国内的其他人早一步看到了VR的前景,并毫不犹豫地迈了进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暴风魔镜基本上不会拥有沉下心来,做好技术的机会,只能通过快速迭代产品的方式来保证自身的先发优势,在此基础上尝试掌握VR行业的话语权,做实暴风魔镜是国内VR第一品牌这件事。

“其实有点像孵化器吧,这里会入驻很多团队,做的事情各种各样,都跟VR相关,硬件、软件和内容,定位解决方案,手势识别这些输入输出方案等等,都有。每个团队他们自己的项目自己负责,直接向CEO汇报就行了。”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当初对合伙人制度的解释,在某种程度上与暴风魔镜公告中的调整相对应。

当时的暴风科技CEO冯鑫曾经向媒体喊出过“一年内在中国每天有100万人在使用VR产品,到100万日活,开创中国VR元年”的口号。后来加入的黄晓杰也曾表示过:“100万将成为2016年VR行业的一道门槛,这道门槛明年将提高到1000万,只有迈过门槛的公司才有可能成为VR主流玩家俱乐部的成员之一。”

在一个月之前的暴风科技十周年大会上,冯鑫依然憧憬着N421暴风虫,“未来十年,互联网平台的升级会持续进行。我认为,VR、互联网电视、物联网和场联网将成为新的4大互联网平台。暴风的暴风魔镜和暴风TV就是着重布局VR和TV两大平台。”

但是,IDC的报告显示,预计2016年全球虚拟现实设备的出货量将超过900万台,到2020年,虚拟现实设备的出货量预计将达到6480万台。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也指出,市场渗透率达到5%到10%时创业者才有机会,VC在渗透率达到15%时才可以开始投,而AR、VR目前的市场渗透率不到1%。

暴风似乎对VR行业的前景做了一个过于乐观的估计,在这样的增长速度下,VR从概念到落地还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留给暴风魔镜的机会窗口期太短,短到自身的技术还没发展成熟,生态也没有建立起来,上下游的产业链也没有打通,竞争对手们就已经跟上来了。

仅凭着一股血气快人半拍的人总是很容易被追赶上,更何况前面路途崎岖不平。

image (2)

要生存还是要情怀?

按照朱啸虎的说法,目前国内的创业者比较难过,面临这样困境的也不会只是暴风魔镜一家。经历过年初一轮资本的催熟之后,VR创业者们正在面临一个选择,是坚持情怀?还是先让自己活下去?

经纬创投的管理合伙人万浩基给出的建议是,“如果觉得时机尚早,现在就不要冲进来创业。如果在这个领域进行创业了,就一定要做具有爆发性的事情。”但是更多先入局的VR创业者们像暴风魔镜一样选择了先定一个小目标,让自己在这个行业中生存下去,能够等到VR行业走向成熟的那一天。

“改变世界也是要脚踏实地的。”乐客VR的COO杨翔明在接受《三声》采访时这样说道。从某种程度上讲,较早进入VR线下娱乐领域的乐客VR与暴风魔镜选择了相似的战略,只比现有的技术提前一小步,更靠近市场,让普通人先接触到VR,把市场做大。他们早期的蛋椅就是这样一个与暴风魔镜的定位相似的产品。

“我们也算是很有情怀的一批人,但是对小的创业公司最重要的一点只有一句话,无论这个行业多好,让你的公司活下来,否则当这个行业见到特别明媚阳光的时候,你也会是埋在坟墓里的那一拨人。”杨翔明这句话说得很实际,也很无奈。

冯鑫曾经用早期的摩托罗拉手机以及个人电脑为例来佐证自己对VR的判断,任何新事物的出现都不够完善,暴风魔镜的体验需要不断进行迭代。但很多人并不认同他的观点,认为暴风魔镜在做大市场的同时,也在损耗这市场。

“指望一家排队上市的公司无限期的做一件有意思的事太难,资本市场要的是概念,而不是最完美的产品,商人出身的冯鑫希望能够快速占领市场。”焰火工坊CEO娄池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但是他并未全盘否定暴风魔镜。“我们选择暴风魔镜5(做对比评测)的时候,好多人还说我们是在找软柿子捏。”在采访中,娄池表示暴风魔镜里面还是有人在很用心地去做产品。“客观地说,暴风魔镜5比之前的产品要强太多了,如果没有我们的话,国内市场上能够比暴风魔镜5强的产品也没有什么了。”

最终,无论暴风魔镜的裁员真的是业务调整,还是很多人猜测的业务崩溃,至少冯鑫猜对了一个拐点:

“2016年9月,那个时候我们会迎来真正的敌人。”

现在看来,暴风魔镜和更多的VR创业者们确实迎来了真正的敌人,那就是如何在资本日益理性的当下,给自身找到一条合适的发展道路。

sansheng

『三声』聚焦文娱创业领域的企业、人物、热点、资本,提供专业的文娱产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