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载自雷锋网(leiphone-sz)作者:田苗 )

580d81324fe21

八月底,听闻大疆传媒发布首部VR全景航拍纪录片《最美中国》的时候,雷锋网编辑稍稍有些意外,毕竟连普通的VR全景影像该怎么拍我们还在摸索,如果再加上航拍,效果会如何?当大疆传媒CEO乔岩给出“市场需求”这样的回答时,航拍与VR的结合似乎顺其自然。

“在超清模式下画面也很模糊,特写只能依靠画中画,而且越来越频繁,……大疆VR航拍也变成了小朋友的水平。……”乔岩拿起手机说起此前一家媒体对VR全景版《最美中国》的吐槽视频。对视频中的这些吐槽,乔岩没有生气,而笑称是“有意思的”观点。

回到2015年年初,大疆传媒想做一部关于中国的航拍纪录片,以新的视听叙事方式全面展示中国人文地理及社会发展变迁。但是如果拍摄一部90-120分钟的长篇纪录片,可能需要1-2年的时间,甚至是3年,才能完成。乔岩担心的是,“如果没有商业上的合作,三年憋一个大招,对未来发售片子,压力比较大。而如果片子中有50多个选题,不如做成一个个3-5分钟的短片,50多个3分钟,或5分钟的短片,能够边拍边播。“

当时关于VR视频还没有那么火,随着拍摄工作的进行,VR被越来越多地提及,同时作为节目投资方之一的优酷,也在积极推动VR内容,于是乔岩便决定试试。最后作品播出时以VR全景航拍和传统二维航拍两个版本呈现。

不管是航拍,还是增加了VR全景,在乔岩看来,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吸引观众的内容。例如,大家好像都知道有个火把节,但火把节到底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真正了解。

58060b4741da4

墙上的照片是选题素材

走进他们的选题工作室,墙上挂满了选题照片,所有的照片按照春夏秋冬24个节气整齐地排列。乔岩解释道,

“长片的版本需要找到故事的主线,对于中国这么大的地方,主线最好是时间。春夏秋冬四季线索最容易形成框架,之后落到一个个选题点上,发现24节气对应每一个不同节日,比较精确。如火把节对应大暑。”

选题内容基本分为四个方向:风土人情,农耕活动,民族节日内容和地标性建筑,同时,还要筛选出适合航拍和VR全景拍摄的题材。乔岩说,

“像瓷器很中国,但不适合航拍,因为大部分在作坊里面,80%都是室内细节工作,航拍就没有意义。像节日和地标性建筑很难得。VR的选题则更多需要代入感,运动类型可能会更刺激。”

接下来,团队会做减法,一轮轮筛选,最后形成130多个选题,精选到50个。最后,团队需要打电话联系确定,哪个能拍,哪个不能拍,这就成了“考验团队执行力的事情了”。

但拍摄执行过程中,很多时候事情进行的并不如想的那么顺利,从乔岩口中听起来,诸多“不顺利”显像是”家常便饭”。

“最大射电望远镜FAST(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三个月都没完成。拍摄时,想等它最后一天安装完成拍摄。但安装完成后,它要测试。测试期间,以它为中心方圆五公里都是无线电禁区,手机不能打,无人机进去,说不定会被当成是外星人。这个还在找机会,我们的拍摄对他们日常工作会或多或少造成一定影响。”

“还有拍摄初暑开渔节的时候,我们拍到19年来第一次晚上举行的开渔节。因为今年有两次台风登陆,我们当时已经等了10天了。渔民大哥说好是第二天下午出去,结果晚上出去了。”然而,因为种种不可控的外部因素,让他们在拍摄到想拍的内容后,感到“兴奋”,也成为“纪录片最有力的点”。

58060c959a753

工作人员在做后期,把全景相机暴露的画面截掉

实际上,更难的地方还是怎么拍,确切地说是,VR全景航拍要怎么拍。

乔岩认为,VR跟航拍是非常好的结合。但要先解决抖动问题。把全景相机挂到无人机上,飞机器产生的震动会影响拍摄结果,得到抖动的画面,让观众产生眩晕。“尽管后期软件可以解决,但大多是通过裁剪画面,降低画质的方式来实现。”经过半年多的测试,他们解决了抖动技术难点,并于八月底的活动上,公布了VR全景航拍解决方案,但暂时还不会把它变成对外的产品。

与传统二维视频相比,VR全景拍摄的难是技术合成上的难。

“看的时候引起心里波澜,还是因为传统的内容。二维镜头数量、景别、画面质量要求更加高。VR全景的特点是剪辑速度不会那么快,如果剪辑速度快,观众特别容易晕,还没看清楚,画面就切走了。”

由于播放时,会有传统版和VR全景版两个版本,乔岩坦言所有画面会拍摄两遍。后期剪辑部分,

“先剪二维版,把故事大纲做出来后,VR版在内容的基础上制作,变成技术的执行了。先剪VR版的也行,但解说词的语言风格要变,因为解说词是第三人称的,而VR最好是第一人称。问题在于,同时拍两个版本的片子,相互资源会限制,像开渔节就一瞬间,我要么怕VR版(要么拍二维版),肯定有些画面是拍不到的。”

再回头看让乔岩觉得“有意思”的槽点——“画中画和画面模糊”,他承认这些也是无奈之举。

“那时候觉得全景航拍飞过去就可以了,拍的时候很简单,但到后期,发现画面很单调,观众看一下就不看了。在西双版纳第一集,我们把二维的画面贴上去。因为全景没有变焦,特写、中景这些都没有。同时,夜景的拍摄也没有解决,这在于全景相机还不成熟,像运动相机感光芯片,晚上噪点比较严重。”

“为什么会想到用这种方法?”

“当时看到国外的广告片用二维贴图,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我们也没意识到那个不好,但解决问题的关键是,你得先知道问题在哪。”

截止本文章发布前,该系列短片已经更新了六集,前两集中有些夜景和人物采访部分,二维贴图的情况还比较多,之后剧集中开始采用全景。“摄制组站了20个人,先拍这边,再拍那边。”

58060b8e9578c

目前全景无法处理的夜景,他们用了这种方式

58060bcc94db2

二维版的航拍画面

至于画面模糊,乔岩说,VR全景航拍的原始素材清晰度达到5K,但人眼看到只有4K的四分之一,清晰度只有1k,再分成左右眼则各五百像素。像运动相机曝光不一样,后期缝合的颜色问题,还有相机跟人物的距离,太近,缝隙缝合不上,太远,又看不清人脸等等,乔岩和其他VR视频的导演一样,遇见并不断要解决,一件又一件令人头疼的拍摄难题。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向乔岩确认,“如果不是这个项目,你们会尝试VR航拍吗?”

乔岩不假思索地回答,

“有市场需求我们就拍。耗费的人力成本太高,拍摄当中,支个架子,所有摄制人员要藏起来,拍完以后,现场还没办法检查好还是不好,声音还可能有问题。后期缝合三分钟素材要一个小时,或更长的时间。但,这东西真的好吗?不一定。”

“之后还不会不做,不知道。有市场就做,我们不太纠结。”

cjg